荒木经惟的人生物语

生与死
  当你最想付出、最想分享的时候,对方就死去了,这真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折磨。我明明最想和她分享,她却已经不在了。

关于爱情
  其实,比起「爱」,我的摄影更是「情」,至于为什么我要「说爱」,是因为爱有种崇高感,一般人比较会接受吧。但是你看,无论是「色情」、「感情」、「爱情」,人所有的情绪,都是含着『情』喔。爱,就是这样的一种东西,真正的爱不会让你感受到爱,或说真正的爱是不会成为现实的。爱是不可见的,爱只是一种情绪,只是情绪而已。

摄影
  摄影果然是一场恋爱,
我拍照的时候无论对着猫、对着风景、对着女人都是在恋爱。好的摄影我认为一定是特别浓的,爱的浓度,我是这么觉得,所以没有付出爱的心可是不行的。我最大的秘密,就是我对摄影的感情,其实是『不暴露』。」「紧缚」的重点不在于紧缚身体,而是紧缚心灵。摄影,一定要拍出与被摄体的关系。所谓的摄影,一定是从拍摄自己的妻子、具体说明与妻子的关系开始,而且一定要继续下去。如果连自己所爱的东西都无法具体说明,或是不说明,就只会变成拙劣的玩笑。摄影家在按下快门的那个瞬间,已经把所有情感都收入他的心中。

摄性
  包皮的射精是风景的摄性,射精不就是摄影吗?

提神
  我的摄影,说是大便写实主义也好,小便写实主义也好,疲劳的时候就是加入提神成分的小便写实主义。

拍女人
  我很温柔吧,拍照时的温柔、体贴,我可是很拿手的。因为温柔是对那个人的礼赞,对我而言摄影没有影像,只有礼赞。看穿了女人、看穿了一切之后才按下快门的呢?我果然是摄影的天才啊。和人妻吃饭可是最过瘾了。

母亲的死,感伤,亦或拾起相机拍照?
  超二流摄影家的我,几乎无法忍受想摄影的欲望,但是我只能继续凝视母亲,或许我把自己的肉体变成相机,不断继续地按着快门。敲打钉子的声音响彻梅雨覆盖的天空,那是音乐。

阳子
  阳子断气时,辛夷花盛开了。和母亲过世时一样,我伸手摸摸她的乳房,平平的,但还是温暖的。


  若用人类的岁数算来Chiro现在已是三十岁的女人,虽然褪去了少女的可爱,但是惹人娇怜的感觉还是没变,尤其是Chiro的睡姿最好看了。Chiro,我的爱,像女人般捉摸不定、惹人娇怜,Chiro最喜欢小鱼干了。

街拍
  我不是在风景中,而是在街道上,现实中。在街路上,挂在颈上的相机观景窗对焦、按下快门,我踉跄、碰撞、蹒跚、跌跤,最后终于按下快门,这证明我确实是在现实之中。街道
  电车已到了新宿。我走进人群中。街道,就是女阴。

感伤
摄影果然是一场感伤的旅程,作为一个摄影家,我一生都将持续这场感伤旅程。


天空
  阳子过世后我只拍天空。

布列松
  总之,对方若不看着你就不要拍,没有相互注视的摄影没有必要存在。对方的视线和你的视线相遇的瞬间,就是快门机会、决定性的瞬间。是吧?布列松先生。

卡帕
  卡帕就是刚毅、甚至张牙舞爪地拍照。无论取景或调性上卡帕都毫无伪装地拍着,就像用眼睛捕捉被摄体,不断狠狠地按下快门。所以无论生命的尊严、死亡的悲痛、或任何杂乱无章的东西,都全被卡帕拍摄进来,这是卡帕最好的地方。

镜头
  我有时会在出门摄影前犹豫着要用哪台相机、带哪个镜头。像这次决定广岛.纪实的相机也花上一段时间,既然是「旅行」,那是不是就用向来的「感伤的伊柯达」不,在这炎热夏天里,生理上会想用Topcon
RE Super搭配二十五厘米镜头和橘色滤镜。啊!难以抉择啊。

小孩
  不拍小孩就成不了摄影家。对,要拍小孩啊、猫啊,因为走在路上时眼睛自然会往小孩啊、猫啊看,这是人之常情,违反常情就成不了摄影家。

《感伤之旅》
  我和那些胡八道的摄影可是不一样的,这个《感伤之旅》既是我的爱,也是我作为摄影家的决心,是我自己拍摄自己的新婚旅行,所以是真实的摄影喔!

私写真
  我作为摄影家的出发点是爱,虽然不过就是从私小说的情节开始的东西,我想所谓的隐私本来就最属于私小说,而我也认为只有私小说最接近摄影,这是我在单纯流逝的日常顺序中感觉到的东西。

授权

评论

热度(1)

  1. 盲盲长脸蜀黍 转载了此文字